往期阅读
当前版: A7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还孩子一个诗意的暑假

邢彦冬

  暑假到了,儿子像冲破牢笼的小鸟一般,追在我身后说着“放飞计划”。他心心念念着三亚的碧水蓝天、椰树风情,还有美丽的海南大学。他说要在夜空下看星星,躺在帐篷里和天地共眠。忽然一转念又说,和同学对战一天游戏也很有趣。我静静地听着他的假期计划,脑海中早已浮现出儿时的暑假,那是真正充满诗意,溢满快乐的暑假。

  儿时的暑假都是在爷爷家度过的。偏僻的乡村虽然交通不便,但风景秀美,是个天然的乐园。

  爷爷家西边有一大片树林带,树木茂盛葱茏,树干笔直粗大,树下土地平整。每天吃过早饭,我和小伙伴们带上“装备”,先后飞奔到树下,把塑料布往地上一铺,放上棉垫开始玩纸牌,四个人一组,摩拳擦掌,欢呼叫嚣。几轮下来,大家又扔下纸牌玩抓人,类似于综艺节目里的“撕名牌”,必须要抓住对方身上系的带子才算赢。一群孩子在树林里撒丫子跑,轻盈得像只小鸟,有身手敏捷的便蹭蹭爬上树,任对方在树下叫喊,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。这里成了小伙伴最留恋的地方,甚至午饭时,每人手里都捧着装满饭菜的大碗,大家坐在树下说着笑着闹着,常常引来几只小鸟在头顶盘旋。直到夜幕降临,大人们扯着嗓子来喊,我们才结束了快乐的一天。

  乡村生活无拘无束,多姿多彩,每天都有玩不够的内容,道不尽的乐趣。

  这里田边随处可见一种野生浆果,叫“黑悠悠”,味道香甜,还有一种个大的黄色“悠悠”更美味。我们经常组团去摘,每人拿着大袋子,一棵又一棵秧进行扫荡。馋急了,便索性坐在地头守着秧吃,一把一把往嘴里塞,直到吃得嘴里黑乎乎,舌头甜得发麻才去接着搜寻。那香甜的味道从嘴里流遍全身,幸福得无法形容。我们哪能专心只摘“悠悠”,路边到处是浑身长满刺的苍耳,大家互相摘来往脖领里扔,你追我赶,打成一片,惊得蜻蜓都逃之夭夭了。一天下来,手里的袋子满满当当,女孩们还会顺便摘些野花,黄的、粉的、白的……散发着天然的芬芳,回家插进玻璃瓶里,睡梦中脸上都会荡开花一样的笑容。

  除了树林和野地,还有一个最大的乐园,那就是水库下游的小溪。溪水平缓,清澈透明,水底遍布五彩缤纷的小石子。我们一群孩子,午后一起去捡石子、捞蝌蚪、小鱼和泥鳅。打水仗是玩得最尽兴的项目,好像泼水节一样,淋在身上真是透心凉爽啊!水花飞溅声混着清脆的笑声,这是我听过的世间最动听的声音。每个人都玩得忘乎所以,等到日落大人们来喊,我们才落汤鸡一样跟着回家。

  时光飞逝,童年的暑假一去不复返。但那些斑斓的色彩,涂抹在我单调的生活背景里,让回忆都充满诗情画意。这个暑假,我决定取消一切“充电计划”,让孩子与蓝天白云为伴,与青山绿水为邻,还孩子一个真正诗意的暑假,真正快乐的暑假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A1版:头版
   第A2版:政经新闻
   第A3版:视觉
   第A4版:融媒·时评
   第A5版:国际国内
   第A6版:九江地产
   第A7版:烟水亭
   第A8版:专刊
药罐里的孝道
全市征文大赛启事
九江日报一路伴我成长
庆祝新中国诞生70周年
纪念建党98周年
颂“七一”华诞
还孩子一个诗意的暑假
清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