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期阅读
当前版: 07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云雾茶思

  ■ 肖恒峰

  我对茶文化最初的记忆,来源于我的爷爷。严格来说,中国的茶文化是一门集哲学思想、道德修为、美学艺术为一体的高雅学问,照此标准衡量,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爷爷算不上是真正的懂茶,可他的搪瓷杯里却从未缺少过茶叶的身影。“宁可百日无肉,不可一日无茶。”这句闽南的俗语,正是他生活中最真实的写照。

  爷爷只喝一种茶,这种茶的叶身肥润秀丽,叶面匀齐,泡入水中,汤色清绿如一江春水。除此之外,这种茶的泡制方法也别具一格。沏茶时,最好先倒半杯开水、温度掌握在80~90℃之间,不加杯盖。待到茶叶舒展如剪,翠似新叶之后,再加两遍水,在清亮黄绿的茶液之中,你便能看到似有簇簇茶花,茵茵攒动。品之,滋味醇厚,清香爽神,沁人心脾。特别要注意的是,每次续水,都不要等到喝干再续,而要在杯子中的水剩下四分之一的水时就要立即续上,这样,即使经过多次冲泡,茶叶仍能保持绵绵的醇香。

  少时,每当屋外飘着濛濛的细雨,屋内就会放起含蓄娇媚的黄梅戏曲,爷爷总爱将我搂在怀中,手脚跟着戏曲打着节拍,坐在摇椅上缓缓饮茶。我则沉浸在一片茶香的萦绕之中,痴痴地望着爷爷搪瓷杯里的奇异风光——沉入杯底的茶叶缱绻舒展,好似纵横交错的一团水草,浮在水面的茶叶施施而行,犹如散动荡漾的一扁绿舟,再配上袅袅腾升的热气,可以说是将一池仙气缥缈的西湖风光都尽收于一只搪瓷杯里。

  长大之后我终于得知,爷爷喝的茶名字叫作云雾茶,生长于有“匡庐奇秀甲天下”美名的庐山之上。由于巍峨俊奇的庐山,每到春夏之交时常有雾气萦绕,山间犹如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,漫步在庐山之上,好似在云间徜徉,因此以云雾作为茶叶之名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恰巧路过九江,随行的同伴提议要到庐山走上一趟,我与云雾茶的缘分由此又再次展开……

  乘车到庐山之上,眼前渐渐就会有云雾飘来,给人一种置身仙境的错觉。这种水汽充足的自然环境,既是云雾茶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,同时也是云雾茶品质的客观保证。

  登至五老峰的半山腰处,有一家售卖茶水的小店,老板坐在一口大锅前抄弄着正宗的云雾茶叶,我们驻足在一旁观看,一边休息,一边与老板拉起了家常。善良的老板娘见我们对云雾茶如此好奇,热心地端来几杯供我们免费品尝。接过茶杯,还未入口,云雾茶独特的清香就随湿润的山风一同涌入鼻腔,不觉间就唤醒我心底尘封已久的往事,将我再次置身于儿时有爷爷陪伴的记忆之中。

  爷爷离世已将近两年,于我个人而言,云雾茶早已不是一件单纯的消费物品,就像玫瑰承载着爱与美一样,云雾茶承载着的是我与爷爷的美好回忆,是我生命中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  返程路上,我再次走进那家半山腰的小店,悄悄买了一盒上好的庐山云雾茶揣入兜中。与朋友并肩走着,沉默如平静的湖水。翻滚的云海覆盖着暮色,清凉的晚风犹如爱人的亲吻般种进脸庞的肌肤。我想,也许每个人一生中都有神圣的时刻,我簇拥在下山的人群之中,居然想从一杯云雾茶里,认领一份亲情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头版
   第02版:政经新闻
   第03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4版:要闻·时评
   第05版:要闻
   第06版:法治九江
   第07版:烟水亭
   第08版:广告
娄山关下,红色遵义
大暑是盛夏的歌吟
山野春溪
足 迹
俯拾清欢
云雾茶思
两次填写入党志愿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