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期阅读
当前版: 07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两次填写入党志愿书

  ■ 钟明山

  岁月悠悠,党旗飘飘,迈过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的门槛。作为一名老党员,我不禁心潮澎湃,思绪万千。两次填写入党志愿书的往事,又一次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。

  1969年1月,时为知识青年的我,响应祖国召唤,参军保国,来到福建前线,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。来瑞金招兵的黄宗宝排长,特地将我分到他带的炮排,对我言传身教,让我逐步适应军队的战斗生活,不仅在政治上辅导我进步,军事上传授我要领,还在生活上对我关怀备至,使我倍感革命大熔炉的温暖。渐渐地,我各方面表现越来越好,要求上进之心也日益迫切,

  1969年4月,毛主席发布了一条整党建党“吐故纳新”的指示,全党沸腾了!全军沸腾了!全国沸腾了!我作为全连69名新兵中唯一的“纳新”对象,列席了连党支部大会,并且填写了入党志愿书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入党是没有预备期的,填写志愿书后,只要连队党支部通过了,便可以成为一名正式的共产党员。

  自从填写了入党志愿书后,我盼星星,盼月亮,等到三批新党员的名单都公布了,却唯独没有我的名字。我的心里有着无数个“为什么”,可我不想给组织添麻烦,硬是一个人默默地在心里扛着,决不去询问连支部领导。“莫非小钟家庭历史有问题?”战友们纷纷质询着,我默默地承受着这些,只把委屈的泪水往肚子里咽。

  1970年5月的一天,连指导员张鸿练找我谈心,表扬了我虽然党组织关系没批,但仍然积极向上的优点。他悄悄对我透露了未批准入党的原因,原来是部队给家乡去函调查时,地方上的回函中竟然写我家的社会关系“五服中有逃台地主”的问题。闻悉这些内情,我十分惊异,想不到我清清白白的历史关系,也会有人抹黑。为了证明自己,我首先找到领导,将我的家庭关系原原本本地汇报一遍,然后按组织的指示,再次写信开证明,果然没再出现那些问题了。因为原来写的那份入党志愿书已经逾期了,支部让我重新填写了一次。又一次提起笔来填写入党志愿书,我的心情无比复杂,也无比激动。我想:这一次,我一定要正式入党!

  1970年8月21日,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,连文书刘小林同志通知我:“你的入党申请批准了,党龄从8月17日算起。”我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,我使劲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,这确实是真的,我真的成为一名正式的共产党员了!那一夜,我彻夜未眠。此后,我时刻牢记着自己的入党宣誓,更加严格要求自己,连年被评为“五好战士”,1971年7月26日,我光荣地出席了团党委举办的第二届“党代会”。从那以后,不论是担任连队军械员兼文书,还是借调营部任书记,我均以一个党员的标准严以律己,兢兢业业为党工作,为部队出力。

  1976年3月,我超期服役回到家乡。地方党政调我去电影队当放映宣传员。我从头学起,认真参加培训,虚心请教老师傅,很快就掌握了放映技术。几十年来,我扎扎实实工作,为宣传党的方针政策,活跃农村文化生活,作出应有的贡献。我的家中至今珍藏着一大摞的奖状、证书——优秀共产党员、先进工作者、劳动模范……随着改革开放形势的发展变化,2003年,电影队放映员集体下岗,党支部也随之取消。没有了党组织,我十分不习惯。我想,单位解散了,忠于党的思想不能涣散。我一直设法寻找一个可以依靠的党组织。我先是把关系转到护林队支部,后来又到自来水厂支部,尔后又转入堑下村党支部,如此反复的辗转,只为了争取过上正常的组织生活,按时交纳党费。

  如今,我已是一个有50余年党龄的老党员了,单位没了,但我一直没有失去党的组织观念;支部名称变了,但我一直不忘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;年纪大了,但我为党为人民服务的决心没有变。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,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共产党员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头版
   第02版:政经新闻
   第03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4版:要闻·时评
   第05版:要闻
   第06版:法治九江
   第07版:烟水亭
   第08版:广告
娄山关下,红色遵义
大暑是盛夏的歌吟
山野春溪
足 迹
俯拾清欢
云雾茶思
两次填写入党志愿书